囧猫_君

脑洞太大需要女娲石【。
黑历史屯放地

【百日张安】缱绻仙谷不知年

剑三背景

不过我都A了一年多了……玩的还不是花花 啥都不记得了 记得的也是80年代的记忆 有什么出入大家见谅

特别OOC

一通胡诌【。



张新杰医从药圣孙思邈,不同与药王首徒“活人不医”,他不是避世的性子,常常出入长安,帮扶病害。

万花谷从不缺奇人异世,然张新杰其人却被谷中同门暗暗称奇,因他雷打不动的作息,万花中人多随性随心,虽有不少对己要求严苛者,也不似他这种方式的严谨。

张新杰生的不差,端端正正一张脸,发丝安稳地冠起来,有别于万花门人偏爱的黑袍配紫裳,他多披黑袍,着白衣在内。腰间一只笔,怀中一套针,干干净净,走在路上惹得师姐妹们频频侧目。

他正在上三星望月寻孙思邈的路上,为的是恳请出谷。天下越来越动荡,他再不能坐视不理。

药圣手拄拐杖,被皱纹包着的眼静静地看着他一手教出的徒弟,良久才开口。

“你若当真想好了,就去罢。只愿你无论身处何时何地,谨记你入谷时所言誓词。”

“我愿随师父行医,济世苍生。”张新杰颔首答道。

“我知你此番出谷不止为天下苍生,然而你要记住,人各有命,切不可因一人误了大事,你那个小徒弟……”

张新杰不置一词,只躬身一礼,步下三星望月。他走在崖边路,孙思邈在高处目送他徐徐而下,只觉徒弟已成长的叫他陌生,那清冷内敛的身影里,已是天成风骨初显之时。


张新杰刚及弱冠时,从长安带回来一个眉目乖巧的孩子,虽是收做了徒弟,却也只比他小了几岁。

小徒弟叫安文逸,张新杰在长安城外的野林里捡到他,该是因着长安瘟疫被弃于荒林。张新杰见到他的时候惊于这孩子的安静,他看着孩子如小鹿一般的透澈眼睛,问他可愿以后跟着自己。

安文逸如他的名字般,安安稳稳的跟着张新杰修习离经心法,当初的孩子长成少年,干干净净的气质随了张新杰,性子也淡然沉稳。

张新杰嘴上不说,心底却极喜欢这个小徒弟,他有时在炼药擦针时想着,就这么一辈子在花谷里住着也不错,有山有水,有风有花,还有个小徒弟陪着。然而他忘了,安文逸生于乱世,多年来虽是养成了宠辱不惊的性子,幼时却颠沛流离,必不肯长久避世。

安文逸端正地站在他面前请求出谷时,他才蓦然惊醒。

彼时他皱眉不语,而后两人便陷入了长久的冷战,一直持续到安文逸留书一封,独自上路。

许是被花谷中青岩流水落花缱绻迷了眼,忘了他们两人其实都是一样,看着清冷似水,内里却烈性如火,是断不可能避世于谷中的。张新杰站在整洁的木屋里,盯着桌上那封信,眼光似能把信烧出火。环顾屋内,除了那封信,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的痕迹。他慢慢走至床边坐下,暗暗道:“好好好,我便随了你,若三月不归,我定亲自出谷抓你回来。”

然而谷外消息接踵而至,战火纷飞扰得他心神不宁,不待三月,他已决意出谷。


张新杰一路走来,触目可见伤痛瘟病,人们狼狈而混乱。他果真做到如入谷誓词所说般悬壶济世,然而脑海里却徘徊不去安文逸的影子。

他记得他带安文逸回谷,让小孩清洗收拾,帮他穿上干净的万花弟子衣袍,牵着他的手将他带上三星望月。他站在摘星楼下看着小孩跪拜东方谷主,一字一句音色清脆的念出誓词。

“我为医者,须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愿普救众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艰险、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

随后又起身,朝着张新杰的方向拜下。

“我愿随师父行医,济世苍生。”


张新杰闭了闭眼,心里直恨自己因冷战导致一句叮嘱都没有就迎来安文逸的不辞而别。战争无情刀枪无眼,他心里越发焦躁,只想如果见着安文逸,定要按着他这不听话的小徒弟问问,你心里眼里到底有没有过我这个师父?

战乱中的长安硝烟四散,再不复往日繁华。张新杰被四五狼牙军围住,他一边给自己施针,一边以三两个花间招式御敌,花间游不是他主修心法,此时僵持不下已有些力竭。

路上空寂无人,他等不来救援,却等来了听风吹雪*。

张新杰只觉身子一暖,有股温和气劲助他愈伤,他抬眼从刀光剑影中望去,见安文逸苍白着脸,手中判官笔气劲未消,不由怒从心起。

二人合力逃脱,寻了一草屋歇脚,张新杰还未来得及问话,便见自家小徒弟已力竭睡去。

他重重一叹,勉力集起内力,为安文逸施了一套太素九针。

施完针已是力竭,张新杰迷迷蒙蒙睡去之前,似乎看到当初他教安文逸太素九针时的画面。只听小孩声声清脆地背:“九针者,天地之大数,始于一而终于九,故曰:一以法天,二以法地,三以法人,四以法四时,五以法五音,六以法六律,七以法七星,八以法八风,九以法九野。九针之名,各不同形:一曰镵针,二曰员针,三曰鍉针,四曰锋针,五曰薄针,六曰员利针,七曰毫针,八曰长针,九曰大针。”

声音又随意识悠然远去。


再醒来时,恍惚不知身在何处。张新杰睁眼看见安文逸惊喜的眼,心里喜怒交加,只板着脸坐起来。

安文逸愣了愣,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说了句“我去打点水来。”

“站住。”张新杰这一句淡淡说来,却是冷中带厉,安文逸立时站在原地不敢动。

“为何不辞而别?”听到问话,安文逸心下暗暗叫苦,心想我是怕一眼误终生,若再待在你身边,人贪得无厌总想要更多。然而于他来说,他所想要的是一片天上月,云中花。

张新杰见他不答,只是僵硬地站着,身形清减了不少,心里也软下来,又问:“情况再危急,也不至你用听风吹雪,为何?”安文逸抿了抿嘴,抬眼看张新杰。

“小安。”张新杰只觉徒弟眼里影影绰绰,藏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当下语气一沉,直看回去。

安文逸果然有所动摇,他静站良久,脸色都有些发白,终于开口,似底气不足而轻轻地说:

“医者一命,与君同承。”

然而他眼光似星,坚定地望进张新杰眼里,无一丝犹豫,慑得张新杰一震。

良久他淡淡笑道:“好一个与君同承。”



后民间流传,战乱中有两名大夫相伴而行,济世悬壶,常披黑袍白衣,人如良玉。两人从青岩万花来,待战事止歇,又回到万花深谷去。自此世间再无二人音讯。

当年与君同承,已是缱绻仙谷不知年。

Fin.


*听风吹雪:剑网三万花门派技能。平衡自身与友方目标气血值百分比后,再额外恢复双方气血最大值20%。

说白了就是小安把自己的血分了新杰一半,所以新杰气炸了【。

看得透拿得起放得下。
我们叶神哪儿都好,嗯。

【古风意境N题】二十四桥(张安)(2)

(1)在这

我没约到小裙子

无间双龙虐的我心疼肝疼

不开心 我也想开虐



后来安文逸被下山云游的叶修带回了云林海,其实那只是普普通通一座山,没有万物之源的浩然深远,也没有珍宝恒生的奇山异水,但它静静的坐落在那,带着千年万年的自然宁谧,往往生生,无穷无尽。

这倒是个好地方,安文逸想,仙气环绕,他感到自己的修为都精纯几分,只是没有扬州那般明而不烈的阳光,尽管叶修这里其实已经很闹腾,但比之人间还是稍显冷清。

就好像他心底的那个人。


安文逸在叶修的帮助下缓慢的精进着,他时常在山中寻个安静地方放空,对着满身翠绿奏起低低箫音,或是在山巅等到东方太阳升起,而他披着清清晨露云雾缭绕执箫回山。渐渐地,也叫他练成了以箫御敌以音疗伤。

他想,也许是时候可以去试着找一找那人了,他心底隐隐有个猜测,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证实。

阳光之息,翠箫叶纹。安文逸一路向东方去。



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

日出于扶桑之下,拂其树杪而升。张新杰立于扶桑树下,静静看着日出。扶桑上至天,盘蜒而下屈,通三泉。然而后羿射日时踩断一支树枝,扶桑再也不能连通三界。

张新杰目送太阳升于树梢,与此同时他微微一皱眉,向谷外方向远远望了一眼。

是一个白衣的孩子,风尘仆仆的,隐约有点熟悉,气质倒是沉静。他想着,依然立在原地,远远地看着。

他看着那孩子在谷外停了停,随后小心翼翼的往里走,沉着的避开危险,冷静的把握时机,倒是让张新杰生出了几分欣赏。

然而他在扶桑树方圆百丈外停下了,扶桑神树的神力无意识的对他产生威压,安文逸无法再前进一步。

他看着素衣环箫的张新杰立于神树下淡淡向他看来,霞光万丈之中,他站在光芒的最中心。


TBC.

完了我现在废话这么多说好的这两章完结呢……


花火(袁钟)

袁柏清X钟叶离

突然就有的脑洞

说写就写系列【。

 @羊格拉斯 给你袁钟



钟叶离握着手机缩在沙发上。

她穿着长到脚踝的睡袍,头发随意的盘了起来,平日从容干练的大小姐此时脑子放空,她突然站起来,又只是站在那,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她微微低头眨了眨眼,然后去饭桌旁拎了盒牛奶出来。

手机里还有刚刚发来的短信,袁柏清说突然接到消息微草队内要开会,不能回来吃饭了。


这是钟叶离自己的房子,大小姐不乐意住在几代同堂的家里,跑出来寻了个地方买了套小别墅,楼上楼下两层不大也不小,家里也由得她,平时她都住在这,房间里地上坐着一只大熊,那是她哥哥有次出差回来给她带的,熊旁边还有只哆啦A梦,是她那个在生意场上八面玲珑其实在自家女儿前傻呵呵的笨拙爸爸送的,有一年圣诞,他穿着笔挺的西装一手抱着哆啦A梦一手拿了个红苹果,献宝似的给钟叶离送上。

床上的被卷的乱七八糟的,床边桌子上也是奶罐纸巾八宝粥啥都有,衣柜里装满了她的衣服,走出这个房间,也是各处都有她的东西,房子里满满当当的,充满了人气的感觉。


她和袁柏清交往三个月,基本每周微草的治疗都会顶着队友烧烧烧的眼神跑来这小别墅吃饭,时间晚了就干脆在这睡一晚上,房子大客房也不少。

今天之前,挪了一整个房间来给自己当衣帽间还嫌房子小的钟叶离从来没觉得这那么空。她打开了家里两层所有的灯,被袁柏清看到肯定又要笑着说她费电败家,但她光脚站在客厅里,脚下是透过大理石传来的地暖,一面墙那样大的窗被褐色暗金纹的窗帘遮着,头顶是通透的水晶吊顶灯,她觉得房子太大,她一个人住在这里,真的好空好空。

她伸手拢了拢头发,偏了偏头,似是有点受不了这样矫情的自己。

钟叶离坐回沙发,慢慢地吸完了那盒奶,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放,就着满室的灯火通明睡了过去。


不过第二天一早,袁柏清端着碗眼神期切的蹲在沙发边看着她,碗里是微草治疗自己煲的粥。

原谅你好了。钟大小姐一边喝着粥一边想。

Fin.


QAQ爸爸你啥时候回来带我吃晚饭啦家里黑漆漆的好吓人所以我都把灯打开啦!

记一下最近要写的省的忘
神话paro的张安 应该还会有个石冰
然后填手里的肖戴 同背景的韩楚番外会开但是不知道时间
欠基友的架空昊翔
剑三paro的楚苏
神话paro的江周杜柔双鬼【以后应该还会有别的cp
要和太太联文的邓许
以及持续增加的脑洞…
妈呀好多【躺

【古风意境N题】二十四桥(张安)(1)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来交群作业 我不BE 我是亲妈【听着解码辣个歌根本就没法好好码字啊啊啊

也顺便当百日张安了hhhh

不知所云的神话paro

一个背景的还有白锦无纹青山为雪 一篇叶王乔高一篇双花楚苏 有那么点联系但也没太大联系

OOC OOC OOC

 
 
 安文逸修出灵识的时候,天下已经过了很多个太平盛世。

他是二十四桥水边一株蒲草,水有灵便沾得了光,五百年便以小小蒲草之身修出了灵识,虽化不得人形,但已是极好的成就了。他日夜栖于水边,二十四桥明月夜,看多了才子佳人扇广袖的风华写意,识得了烟花三月下扬州的自在缱绻,却不曾想过会遇到那样一个人。


江淮的山有灵水有气,养一方妙人,引四路仙身。一日正午阳光大盛之时,安文逸原身窝在水中,灵识随着微风摇摆昏昏欲睡,忽而感觉一阵清冽仙气沿桥而来,灵识在迷蒙中探过去,见那人素衣冠发,腰间别了支翠绿通透的箫,隐隐有枝叶似的纹路,他走路不急不徐,每一步都好似丈量过的精准,他抬眼向安文逸的方向望了一眼,又收回目光,依然向前走去,中间不曾停顿,时间和步距不差分毫。

彼时安文逸的修为只能感受到这位的原身也是植物,猜是途径江淮便来顺道一看二十四桥的仙者,平日里这样的仙很多,常驻于此的也不少,然而安文逸却一眼把那素衣玉面的身影记在了心里。 

他踏着白玉阶信步而来,就好像步在云端。


 

安文逸千年修得人身,他天性好静,生的也是一副安稳模样。初化人形后他逛过扬州城,却终是不敢离原身太远,还是常常待在水边,过的是白桥绿水的安逸日子。他偏爱素色的衣袍,手中持一杆白玉箫,时常会在正午时倚桥而立,箫声清澈,眼底是阳光一般的通透。

千年蒲草已是不可多得的修为,毕竟不是强大的种族,想要再进一步难上加难,安文逸心知这几乎就是极限,其他同伴若是能修得人形定会觉得是天大的恩赐,而后清闲安然的过人间日子。然而他心里始终有一个身着素衣腰环碧箫的身影,他想找到他,或是远远望上一眼,或是试着去问问能否教他吹箫,尽管他不知那人姓甚名谁,不知他从何处来身居何职,无论用怎样的理由,安文逸心里总是有个声音说着“我想见那个人”,这声音日渐强烈,他深知以他现在的修为连远远望上那人一眼都没有资格 ,而他不甘心就此止步。

他想要伸手够一够那人,哪怕他远在天边,犹如望山云雾。

 
 
 

TBC. 

我本来是想一次写完的……估计下次或者下下次就完结了

【点文还债】欢欢喜喜过大年(喻王)

 @羊格拉斯 结果元旦过了春节过了我还没把这篇点文写出来……

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感觉 文不对题对不起【。

OOC OOC OOC



第十赛季的全明星在霸图,全明星结束,各个战队的选手们就回家过元旦了,喻文州和王杰希不约而同的多留了一天。

冬天的海颜色暗沉,不见阳光的阴天连起了海天一片灰,喻文州和王杰希并肩远眺,海面拍上石礁,声声浪击好像就在他们脚下。

“过年你来不来北京?”王杰希突然出声。

在他身边的喻文州闻言看向他,笑了笑说:“过年得回老家。”

王杰希只是点点头,又说:“元旦快乐。”

喻文州依然笑笑,把头又转向海面:“元旦快乐。”

他余光里瞄到王杰希微微抿着的唇,波澜不惊的又说:“我前几天跟我妈说元旦带个朋友回去住几天,你来不来。”

王杰希愣了愣,微抿着的嘴唇都松了开,他转头看喻文州,海风刮得王杰希的刘海微微挡住了眼,他却能清楚的看见喻文州眼里的笑意。

他瞬间觉得整个人都像是拨得云开见月明的轻松了起来。他想起来去年除夕,他一边给春联刷浆一边和喻文州讲电话,能够清清楚楚地听到那边传来的鞭炮声,零点的时候他们顶着满天的烟花互说一句过年好,就好像一南一北两个人真真切切地站在一起,他们的心那么近,近到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松的要飘起来。

王杰希点了点头说:“去,先去刷个脸熟。”

喻文州这下笑意都溢出了眼,他拉着王杰希沿路慢慢地走。就像终有一天,他们会带着大包小包红红火火的对联炮仗,如今天一样并肩走向回家的路。

Fin.

【太太生贺】鸾辂音尘远(肖戴)(4)

我想了很久发现好像确实该更文了……【揍

我真的没坑!

我只是!黄心喻速!【。

因为 @羊格拉斯 说想要多甜 于是我决定多开回忆杀

但是一切的甜都是为了更虐啊【bu

以及终于让云秀露了个脸【好想开韩楚支线……

(1)(2)(3)

神级OOC预警



在雷霆公国迅速发展的这几年,世人皆知机械师风采,元素法师彻底沉寂,而如今有人敢拿出花鸟纹身穿旧时长袍,哪怕有肖时钦一派一力打压,长老团也不会允许就这样万事大吉,到最后也只是商议出可以让戴妍琦先住在塔顶的房间里,其余事情择日再谈。

肖时钦带着戴妍琦走上塔顶,将她送进房间,看着少女走进屋子打量一圈,又回头看他,眼神平淡无波。肖时钦直觉想要开口,却不知能说些什么,最后只是心底微叹,嘱咐她好好休息。



方学才找到肖时钦的时候,他默然站在平台上望着虚无缥缈的远方,背脊笔直,他在这里从天亮站到天黑,他知道方学才来了,但是没有理会,又从天黑站到天亮。



那时候还是元素法师的时代,宫殿建在半山腰,高耸的山脉没入云霄,只有能力达到一定程度才能上得山找得殿门,寻常人家只能望着隐入云烟的白色大殿虔诚拜下。

大殿里聚集了世间至强的力量,象牙白的四根柱子矗立在殿外,流转着冰火光暗四种元素的光,保留着最纯粹的天地之威。殿堂最中央是君上的住处,他不是最早的元素法师,却是现下最强的。四周都是通过审核得以留下的法师,大殿的位置虽稍显冷清,但四处都穿梭着法师们忙碌的身影,他们身披暗纹缎面长袍,贴身穿着棉麻织到极为细密的里衣,各色织染的外襟在走动中随着外袍的浮动露出一角,手中法杖流动着各色的元素之力,法师们或是回殿复命,或是去往修炼之地,鲜衣明目,尽是少年人的意气飞扬。他们走过的地方,直教人迷了眼,连窗棂屋檐下的花鸟纹都看不真切。


肖时钦想起第一天入殿时的惊叹,他在繁华的建筑下仰望第一元素法师的风华,座下的年轻女法师样貌精致,气质却已然透着隐隐的大气雍容,对他礼待有加却不显亲疏。他心下猜测这该是当今君上最得意的学生,往后的烟雨女主。于是面上不动声色礼数周全,由着她叫另外一个法师带着他逛宫殿。

这个法师是一个更年轻的小姑娘,她活泼明媚,笑起来时眼里有肖时钦艳羡的光芒。她带着肖时钦逛遍了整个宫殿,从天亮逛到天黑,一路下来,只有她身着繁复长袍一蹦一跳的身影映在肖时钦眼里。



天光已乍破,肖时钦猛然回身,他看了方学才一眼,目光又远落在灯影绰约的殿堂。



然而烟雨缱绻的繁华下,机械派的力量正缓缓成形,肖时钦的老师就是这一派的代表,肖时钦来这里,自然不会是为了朝拜君上游山玩水。

但有戴妍琦陪着的时间,他却从来不想去想这些派系之争。他们可以爬山从黎明爬到傍晚只为了摘那一树的果子,可以翻山越岭只为了看山中涧的泉水和星辰,可以用几晚来研究大殿部署只为了溜上街玩,最远的一次戴妍琦甚至带着他跑去了她出生的小镇,为了尽早回来不被君上发现他们不见人影甚至动用了保存着元素的宝石珠子来增加她能瞬间移动的次数,最后还是累得人仰马翻却笑得前仰后合。


他们曾经那么快活。



空气里泛着清晨的湿气,清霜露水挂在肖时钦的短衣上,他身披拂晓黎明,轻而坚定地,不知是对着方学才还是大殿亦或是自己说:

“我定会让元素法师光明正大的立于世人眼前,而戴妍琦,必将以雷霆君后的身份站在我身边,站在雷霆的土地上,站在雷霆的子民前!”

TBC.

努力还债中

让我来推个歌

哭着回来转
【这不是张新杰说话的节奏】一句戳心
最后一句【…那个密码】默默在心里接上一句
Thanks,my love.

苏砂:

这歌把我虐了个半死不活……


烈焰琴魔和两个小矮人:



全职高手张安同人文《解码》OST《秘谜》




作者:苏砂




Staff:




策划:奶喵『华歌九朝』




监督:夏梓锦『华歌九朝』




填词:沄汐『杂货铺工作室』




混缩:小亦『VR』




歌手:牛鱼『VR』




剧情后期:慕染『Seven.Mu』




海报:朱鹭








http://5sing.kugou.com/fc/13752458.html








如果我今天后半夜突然冒头捅刀子,请大家专注殴打 @苏砂 




哭得我!!!!!








顺便给个看文直通车




http://cinnabars.lofter.com/post/27664a_bd0716




不要跟我要本子!完售了!没有了!


怎么办我突然觉得李艺博X丁文这对有点萌……………………

用尽一生一世来被你打脸【住脑